一个少数股东持有否决该计划的大筹码。深圳赤湾重组意外失败

深圳报道称,招商局房地产重组计划成功公布,而申赤湾A(000022)的资产重组计划失败,并在9月21日复牌后连续遭遇两次下跌。

申赤湾最初计划向控股股东招商局国际有限公司(00144.HK)(以下简称招商局国际)发行股份,以购买其港口资产,同时计划向不超过10名投资者发行股份,以筹集配套资金。

深圳赤湾董事长郑邵平在投资者交易平台上解释称,此次交易谈判失败是由于标的资产估值等问题,未能与中小股东达成协议。

“如果小股东不同意,我们需要缴纳十亿元以上的税款,交易成本太高,小股东因为持有大芯片,所以有机会提价。

“后红湾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根据申赤湾大股东在2012年9月做出的承诺,申赤湾与大股东之间的竞争问题将在未来3-5年内得到解决,也就是说,申赤湾的资产重组计划将在6个月后的任何时候重启,重组将于2017年完成。

重组意外失败牛市暂停交易,熊市恢复交易,苦苦等待5个月,但最终终止并承诺6个月内不计划重大资产重组

郑邵平回答投资者说,重组已经制定了一些交易计划,并在沟通和谈判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由于未能与拟交易资产的少数股东就估值和其他方面达成协议,公司最终选择终止交易,以保护公司和投资者的利益。

深圳赤湾的主要业务是集装箱和散货的港口装卸、仓储、运输等配套服务。主要经营赤湾港区13个集装箱和散货泊位,东莞马湾港区3个集装箱泊位和马荣港区5个散货泊位,并参与山东莱州港区。

申赤湾表示,为了提高公司的经营规模,彻底解决深圳西部港区集装箱业务与招商国际的竞争,公司积极策划此次重组。

招商国际在深圳西部码头的港口资产主要包括蛇口码头和马湾码头。招商局国际分别持有80%和70%的股份,并拥有绝对控制权。

不过,郑邵平表示,由于拟议重组计划涉及关联交易,控股股东需要回避投票,但剩余少数股东中20%-40%的具体比例不同意深圳赤湾重组计划,尚未披露。

郑邵平表示,标的资产的少数股东是海外公司。由于本次交易谈判未达成一致,且境外外资公司未完成本次交易的内部审计程序,公司披露少数股东的姓名不方便。

令投资者困惑的是,招商局集团内部重组也涉及关联交易,招商局房地产控股股东也需要回避投票。为什么申赤湾因为少数股东不同意而失败?“少数股东不同意收购计划。主要效果是缴纳了十多亿元的税款。交易成本太高,公司无法接受。

申赤湾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因为根据国内收购条款的相关规定,如果被收购目标资产的所有股东都同意,涉及国内外公司的交易可以免征交易税,即使只有少数股东不同意,他们也需要纳税。

知情人表示,由于少数股东手中持有大量筹码,他们借机提价,这与公司的心理价格大相径庭,无法达成协议。

由于西码头的港区是申池湾最重要的核心资产,但西码头仅占招商局国际业务的10%左右,上述申池湾内部人士表示,双方的资产重组只能由申池湾进行,从招商局国际购买其港口资产,招商局国际不可能收购申池湾的港区,否则申池湾的上市平台将失去其意义。

另一方面,深圳赤湾和招商国际属于a股和香港红筹股。国内外上市公司完全合并几乎是不可能的。招商国际的利润规模是深圳赤湾的十倍。深圳赤湾不可能吃大鱼和小鱼。招商局国际在香港上市。深圳赤湾的投资者也不愿意被交易不活跃的港股并购。

承诺在未来两年内完成重组,但此次重组的终止并不意味着深圳赤湾与招商国际的竞争将无限期推迟。

2012年9月17日,招商国际承诺在未来3-5年内通过资产重组等方式彻底解决竞争问题。

现在,三年过去了,还有两年。接下来的六个月,也就是明年4月21日到期后,深池湾可能会随时重启重组计划。

事实上,深圳赤湾的控股股东原本是中国南山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招商局集团持有37.02%),共持有深圳赤湾57.52%的股份(其中南山集团直接持有32.52%,深圳有限公司通过其子公司代码间接持有25%)。

2012年9月30日,南山集团将其在深圳湾的全部股份委托给招商国际管理,然后将其25%的子公司转让给招商国际。

此外,招商国际通过京丰企业间接持有深圳赤湾8.58%的b股,迄今为止,招商国际持有深圳赤湾66.1%的股份。

申赤湾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王永利告诉投资者,公司将全力协助控股股东,履行应履行的承诺。具体操作方法和实施时间将根据实际情况与大股东充分协商后进行判断。

“我们不能和这些小股东商量,后面只能让招商国际加强与他们的沟通。

”深红湾内部人士表示。

深圳赤湾管理层表示,在大股东的协调下,深圳西部港区已经进行了深入合作,同行之间的竞争问题并没有对公司业务的正常运营造成重大实质性影响。

然而,一旦神池湾合并招商国际的西部码头,肯定会给公司的业绩带来重大改善。

一体化还将减少区域竞争,稳定区域关税。

西港区是深圳港最早发展起来的港区。经过20多年的发展,招商局国际西港区的集装箱吞吐量早已占到深圳港吞吐量的50%以上。

根据招商局国际今年半年度报告,今年上半年深圳西部码头集装箱吞吐量为539万标准箱,同比增长3.6%,占招商局国际集装箱吞吐量的13%。

而深赤湾上半年集装箱吞吐量累计完成231.6万TEU,比去年同期减少3.3%,集装箱吞吐量不足招商局国际西部码头的一半。上半年,深池湾集装箱吞吐量231.6万标准箱,同比下降3.3%。集装箱吞吐量不到招商局国际西区码头的一半。

深圳赤湾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招商局国际的西部码头主要基于亚洲的贸易,而深圳赤湾的码头主要基于欧洲和美国。在欧美经济增长不足、亚洲增长速度相对较快的国际形势下,招商国际西部码头的业务量增速快于深圳湾。

目前,招商国际也在改善西部港区的通航环境,并已开始建设“妈湾智能港”项目,将深圳海兴港现有的多用途泊位升级为两个20万吨智能集装箱专用泊位。

此外,市场传言称,深池湾西部码头拥有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土地资源,未来的房地产开发将带来巨额利润。然而,深池湾的内部人士否认了这一点。

根据公开信息,深圳赤湾从南山集团获得105万平方米泊位和堆场土地使用权,其中27万平方米是南山集团在公司重组期间投资的。其余78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由深圳赤湾通过长期租赁方式从南山集团获得,使用年限为20-50年。

知情人表示,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南山集团尚未获得这些土地的权属证书。

即使将来可以获得权证,公司的主要业务是港口服务,也不太可能进行房地产开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