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德仁辞职,大众帝国急需重建

刚刚结束的2015法兰克福车展已经成为奥迪公司首席执行官马丁温特科恩结束职业生涯的舞台。

9月23日晚,本德伦宣布辞职。最初,奥迪股份有限公司的20人监事会将于9月25日正式投票决定本德润的合同延期至2018年。

“我对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震惊。

特别是,我对大众集团内的这种大规模违规行为感到震惊。

“这是本德仁辞职信的第一句话。

令这位担任奥迪公司首席执行官8年的强势人物震惊的是此前大众在美国曝光的柴油车排放“假门”事件。

9月18日,奥迪公司在美国空气污染测试中被判犯有欺诈罪。

该集团在2009-2015车型上采用了一款名为“故障保护器”(failure protector)的软件,这款软件在排放测试中会极大地欺骗柴油车的性能——氮氧化物排放可高达美国排放标准的40倍。

这是奥迪公司第二次“欺骗”美国消费者和政府。

2014年12月初,出于同样的原因,大众宣布召回约50万辆柴油汽车。

根据公众的意见,这次召回解决了氮氧化物排放超标的问题。

然而,今年5月,当美国空气体控制委员会发起另一次路试时,发现大众柴油车的尾气排放“有所下降”,但氮氧化物排放仍严重超标。

一再推诿最终激怒了美国政府,在某种程度上也激怒了投资者。

美国司法部对大众汽车的“作弊”行为展开了刑事调查。大众在美国面临高达180亿美元(约160亿欧元)的高额罚款,涉及1100万辆汽车。

在资本市场层面,奥迪股份公司的股价在9月21日暴跌18%。

9月22日,跌幅达到23%。

9月23日,为了减少损失,该集团出售了6%以上的股份。

“作为首席执行官,我愿意对柴油车的排放问题负责,并敦促监事会同意终止我作为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本德仁没有回避他辞职的导火索是“假门”,而是“我的辞职完全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尽管我没有意识到我个人做错了什么”。

显然,后一句话的转折点更有趣。

1981年,本德润以博世集团工程师的身份进入奥迪,并成为负责奥迪质量保证的董事会成员助理,从而开始了他在大众近35年的职业生涯。

20世纪90年代初,他以类似的质量保证人员身份进入奥迪股份公司。从那以后,他一直负责产品管理、技术开发和研究,直到2007年1月成为奥迪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作为一名工程师出身的高管,本德润不可能不知道降低柴油发动机排放的困难。

与汽油车相比,柴油车尾气往往含有大量氮氧化物。

为了满足美国严格的环境保护标准,柴油车辆除了安装微粒过滤装置外,通常还使用尿素溶液将有毒氮氧化物还原成无污染的氮气和水蒸气。

然而,一旦尿素溶液用完,需要及时补充,这既麻烦又昂贵。

此外,喷射尿素来处理废气也会对车辆的性能产生一定的影响。

“这需要在燃油经济性和排放之间找到最佳平衡。

”有专业人士表示,“相比中国在尾气处理装置外面安装开关硬件来说,通过整合ACM程序来软控制(排放指标)隐蔽性更高。一些专业人士表示,“与中国在废气处理装置外安装开关硬件相比,通过集成自动控制模块(ACM)程序实现的软件控制(排放指标)更加隐蔽。

“汽车制造商很可能也在自己的排放测试中使用了特殊的作弊软件。

德国第二大汽车俱乐部ACE的发言人克劳斯-迈克尔·沙尔(Klaus-MichaelSchaal)也承认,这种作弊历史悠久,非常普遍。

从这个角度来看,本德润不可能不知道大众为达到美国严格的排放标准做了些什么。

然而,“悲剧”仍在发生。

奥迪股份公司在22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将从第三季度财务支出中筹集73亿美元(65亿欧元),用于掩盖该公司78年历史上最大的丑闻。

根据奥迪公司(Audi ag)2015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大众集团2015年上半年在全球售出531.4万辆汽车,首次超越丰田,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公司。

同期,大众集团的营业收入为1087.8亿欧元,税后利润为56.6亿欧元。

“必须继续澄清和公开调查。这是赢得信任的唯一方法。

我相信奥迪股份有限公司能够克服这场严重的危机。

”本德伦在辞职信的结尾写道。

显然,这不是一项容易的任务。消除“假门”造成的商誉损失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此外,除了这起丑闻,奥迪公司还有一系列问题需要解决。

本德伦已经走了,大众的新时代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