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如果一审被判有罪,他会自动下台。

据中央社报道,陈水扁第五任总统根据检察官陈任锐的起诉书,晚上站出来解释说,陈总统说,他对国家秘密基金给民进党造成的损害感到抱歉。

陈院长还对陈检察官任锐的辛勤工作表示敬意。虽然他不能完全同意起诉书的措辞,但总统最后也提到,他试图保护外交机密,不能完全透露。因此,他愿意承担被冤枉的责任。但他也强调说,他不喜欢这个职位,如果法院认定他有罪,他会自动辞职。

陈总统说这个判决就像死刑一样。

他表示,大家会相信他会贪污这些钱吗。他说,大家会相信他会盗用这笔钱吗?

他说宪法规定总统享有刑事豁免权,除了内乱和外国肥皂剧,但这是为了保护总统的地位,而不是个人。

陈总统表示,为了遵守宪法的明确规定,他全力配合检察官的调查,放弃了总统的刑事豁免权,就像他去花莲作证一样。

总统说,这两项调查花了很长时间,没有半途而废,这表明了他对司法机构的尊重和支持。总统说他思想开放,可以接受检察官的调查。

关于起诉书,陈院长首先提到他在任期开始时将工资减半。除了糟糕的经济,他还为国家省下了钱和数千万美元。他会用发票只得到1480万美元吗?

第二,你认为如果你用借来的钱赢了彩票,你就有足够的钱使用总统一年的国家机密资金,也就是每年1亿元,就像奉天工程一样,但是他把钱付给银行。如果他想要钱a,为什么还要费心去找发票。

第三,总统说有3000万保密费用可以不用发票就核销,但是他把所有的钱都存入国库。如果他想要钱,他可以把这些费用放进口袋。为什么用发票钱a?

关于审计部门的调查,总裁引用了很多名词,说目的和主题太多,项目变了又变,甚至审计部门也不清楚。因此,就连检察官也在使用非机密费用方面犯了错误,并在国家机密费用方面创造了自己的名词。

总统说,总统的预算簿中没有关于他是否有任何特别费用的特别费用。然而,总统强调,在第五学院院长的领导下,各级官员都有特别费用,但只有总统没有。因此,他将保密费视为特殊费用。如果总统没有任何保密费用,如何操作?为这种混乱的收费规则建立一个系统是非常必要的。

总统以马市长口袋里的特殊支出收入为例。事实上,这是没有制度的结果。因此,如果他用来收取发票的费用被视为腐败,他就不如镇上的头儿。

上任后,保密费的核查方法可以在89年改变,但90年后,它确实是两套标准。

他指出,保密和非保密费用的比例高于非保密费用。然而,为了保持1:1的比例,收取发票以填补机密费用的短缺。

总统不明白的是,审计部门在头五年没有给出不适当的指示,但直到现在才说不适当。

关于钱是否进了他的口袋,陈总统解释说,如果他想要钱,他的家人可以拿出所有发票进行核实,但他没有,他拿出的所有钱都用于公共目的。

总统说,检察官陈任锐此前曾告诉他,他将对外交机密工作保密,但他说,起诉书中有许多外交机密人员是白纸黑字写的。他对外交工作造成的损害深感遗憾。

侥幸的是,他没有把整个故事讲出来,否则会有更多的人受伤。

至于提到的贾军,他已经失去了他的同盟。总统说,为了维护外交机密的安全,他有时可能会说谎,但他绝对是为了维护外交机密的安全,而不是为了保护自己。

总统的最后两项声明说,首先,他的个人声誉可以忽略不计,但他永远不会担任这个职位。他不必等到第三次判决达成。如果他在审判中被判有罪,他将下台并鞠躬。

其次,他热爱台湾、中国和这个国家。为了国家的利益,他不能说他不能说如果他不高兴,他愿意牺牲自己来完成伟大的自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