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银行官员能再兑换850盘象棋和纸牌游戏吗

余额宝产品可以利用互联网聚集分散的公众资金,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与内地商业银行进行谈判。

(大纪元资料室)5月4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再次撰文推动对余额宝类基金在银行的存款征缴准备金,此措施如果实施,将使宝宝类产品购买者收益下降16.7%左右。(新纪元参考资料室)5月4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又写了一篇文章,旨在促进余额宝资金在银行的收付。如果实施这项措施,婴儿产品购买者的收入将减少约16.7%。

盛松城的文章还从一个侧面揭示了内地银行业利用负利率和存款利率控制方法进行巨额吸血性存款的内幕。

5月4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城(音)再次写道,余额宝等货币资金存入银行的存款应征收准备金。

这是一个修建栈道并秘密穿越边境的计划。

余额宝产品可以利用互联网聚集公众分散的资金,在资金短缺时与内地商业银行协商,以协商存款的形式获得7%以上的年利率,是银行向公众支付活期存款0.38%的18倍。

截至2014年第一季度,普通民众已经将1万亿银行存款转移到婴儿基金。

由于协议存款不能像普通存款一样用于放贷,根据中国银行业目前20%的存款准备金率,1万亿存款的转移导致中国内地银行系统损失5万亿可贷存款,使银行业利润减少约1,500亿英镑。

盛松城在文章中说,最初的储备基金不是向孩子的货币基金存放地银行征收的,因为货币基金的规模和影响都很小。余额宝的资金超过5000亿,95%以上的资金都存在银行,因此对这部分资金进行储备资金管理是必要和可行的。

如果存款准备金被收回,余额宝原来6%的年化收益率将降至5%左右,基金持有人的利息收入将下降16.7%。

抑制婴儿基金的收入对央行调查部门的负责人来说只是一种暂时的补救措施。一个更大的秘密在于,如果接受婴儿协议存款的银行像普通存款一样支付存款准备金,那么这部分协议存款将像普通存款一样成为可贷存款。银行业将同时拥有5万亿多资金,缓解资金短缺。

2013年,当中国居民的8.6万亿元存款在银行存放一年时,他们的购买力将下降7%,即大约6000亿元,这相当于变相补贴银行并从中抽血。

(JasperJuinen/Gettyimages)中国人民长期以来一直靠银行为地方政府、金融机构、中南海相关部门和国有企业提供廉价资金。他们需要将内地的银行贷款利率保持在非常低的水平,这意味着他们需要将存款利率保持在更低的水平。

2004年至2013年,内地银行一年期平均存款利率为3.1%。根据黄金与人民币的汇率,从1979年到2013年,中国大陆的年平均通胀率约为10%。

换句话说,2013年中国8.6万亿元银行存款的购买力将下降7%,即约6000亿元人民币,这相当于补贴银行并从中抽血。

2013年,2538家a股公司实现总利润2.29万亿元,其中1家必须中彩票。有人中彩票了吗?六家银行盈利超过1万亿元,占前几年a股上市公司利润的一半,其中70%以上的利润来自受保护的存贷款利差。

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因为其5%-8%的稳定收入远高于银行存款利率,且门槛极低,绝大多数无法增加资产的人已经发现了新大陆。

截至2014年3月31日,余额宝拥有5413亿元的规模和8100多万用户,超过了在内地股市开立的6700万账户。

证监会主席肖钢也表示,余额宝的高收益给流入股市的资金带来压力。

2014年2月21日,中央电视台证券信息频道执行编辑钮文新发表了《班玉娥包!文章说余额宝是躺在银行里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必须被取缔。

钮文新没有告诉读者的是,银行系统是一个更大的吸血鬼,更典型的金融寄生虫。

孙子蒋志成正在成为阿里集团的投资者支付宝、余额宝和阿里巴巴的影响,他们分享着巨大的利益。不仅政府在盯着他,太子党也在看着他,这吸引了家族的黑手。

去年,由前任总书记80后孙子姜志诚控制的投资公司宣布将筹资15亿美元成为阿里巴巴集团的投资者,这立即引起了许多海外媒体的关注。

《路透社》报道称,江志成的于波投资公司与中投、中信和CDB一起,于2012年成为阿里巴巴的投资者。

私募股权基金于波投资已经在海外筹集了15亿美元,并将继续关注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集团计划上市,去年价值1000亿美元。中共前领导人孙迪、江志成和政治局常委刘运山的儿子刘乐飞都参与了投资,并分享了巨大的利益。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今年早些时候辞职,一些网上评论暗示,这可能意味着将控制权交给江志成。

姜志诚为什么迷恋阿里巴巴?事实上,江志成对支付宝感兴趣,支付宝是一种在线金融,挑战传统银行。

去年7月17日,一家网站发布消息称,阿里巴巴集团前总裁马云忠于公司。据说支付宝70%的股份被孙昌控制,而支付宝实际上不受马云控制。

据报道,这条新闻已被删除。

到目前为止,央行和余额宝之间的斗争实际上已经超越了经济因素,成为两大阵营之间的争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