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资本、押注、重组遭遇崩溃

1月11日,通州电子(002052)的股价被一笔巨额销售订单冲击到极限时,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袁明也情绪低落到了谷底。

对袁明来说,这不仅意味着该公司两年多的产业转型计划已经失败,甚至连他创办了20多年的通州电子也面临失去控制的风险。这一切都是由于袁明去年5月的股权质押。在一场股票灾难之后,该证券公司已经发出了股票爆炸风险的警告,但是他手中剩余的160万股已经没有用了。

与面临财产损失危险的袁明相比,华夏人寿作为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虽然其股价也接近亏损线,但不会跌破骨头。毕竟,这支市值不到7亿英镑的股票在目前市值180亿英镑的股票投资篮子中并不占很大比例。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华夏人寿对去年开始重组的几家上市公司进行了巨额投资。这种激进的投资方式最终导致了多重投资的浮动损失风险。对于计划加入“田明”上市的华夏人寿来说,负面影响比亏损更严重。

袁明的赌注袁明,生于1963年,21岁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安徽淮北发电厂。十年后,袁明利用改革的春风南下深圳,成立了深圳通州电子有限公司

早期,公司主要经营发光二极管显示屏。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数字电视的推广,通州电子开始改造和生产数字电视终端设备。随着村村通工程的实施,通州电子的业务规模迅速扩大。

2007年,随着通州电子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开始了新一轮的产业转型。推出智能电视花了4年时间,完成了从“无屏幕终端”到“屏幕终端”的转变。袁明曾宣布,该公司将在2010年创造100亿元的收入。

为了推动公司的战略转型,袁明曾以质押融资的方式提供全部股权,为公司提供财务支持。

然而,袁明对个人财富的赌博是公司内部一个简单的战略决策。

2013年,通州电子以挑战小米和乐视的态度,一举拿下飞表盒、飞电视和飞手机三大终端产品。结果,这三种产品在市场上遭到了严重的失败。2013年6月,该公司股价暴跌62%,2013年净利润暴跌75%,2014年亏损逾4亿英镑。

比这更致命的是,与袁明战斗了十多年的开国元勋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袁明只是担任了一段时间的董事长和总经理。

在同舟电子成立20周年之际,它面临着最大的危机。

“我是个偏执狂,做些疯狂的事。

“这是袁明在2014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话。

就在通州电子深陷危机的背后,袁明正在悄悄下注。

在2014年9月至2015年2月的五个月内,袁明通过大宗交易相继减持了通州电子的9574万股股份。根据参考市值,现金约为5亿元。与此同时,袁明已将其剩余股权质押多达20次。截至2015年5月,袁明已承诺持有其96.53%的股权。根据当时的市值,这笔股权至少可以给袁明不少于6亿元。

超过11亿元,袁明将这些现金资金用在哪里,外界不得而知,记者也无法得到大陆电子的回应。

有人认为袁明将这些资金用于非洲大陆电子产品的战略转型,但更多人认为袁明已经决定继续进行,因为袁明已经明确退出了该公司计划两年多的私募发行计划。

2015年12月28日,经过两年多的运营,通州电子的私募计划终于完成。五家参与机构的发行价为每股9.98元,按目前股价计算,仍略有盈余。然而,在仅仅十天多一点的时间里,该公司的股价一路下跌至每股10.03元,离突破只有一步之遥。

1月12日,通州电子在紧急情况下暂停交易。它并不担心这些参与机构的损失,而是担心该公司的财务总监袁明去年5月向证券交易商承诺的1.21亿股股票。当时,警戒线和证券交易线设置在9.5元至8.5元之间。目前,股价面临着股票爆炸的风险,而袁明剩余的160万股则毫无用处。

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当袁明筹集资金筹集额外保证金时,沈承志又下跌了11%。一旦交易恢复,该公司面临巨大的销售压力。

1月25日,通州电子宣布袁明已决定转让其在上市公司的权益。

反被罩的主要股东袁明已经做出了最终决定,第二大股东华夏人寿对此表示担忧。

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华夏人寿万能保险产品账户(以下简称华夏人寿万能保险)通过大宗交易,以每股7.65元至8.87元的价格从袁明手中收购了6831万股同洲电子股份,最终持股比例达到10%。

根据华夏人寿购买万能保险前后的成本计算,其持有成本在每股8.1元至8.2元之间。根据通州电子1月11日停牌前的价格,一旦复牌后出现20%的跌幅,华夏人寿的万能保险将遭受账面损失。

对于华夏人寿来说,无论其万能保险产品在投资同一个大陆的电子产品时是盈利还是亏损都是第二位的,更重要的是,该公司曾经希望通过成为股东参与上市公司的战略转型。

根据双方之前的沟通意向,“华夏生活品牌通州电子一方面对广电行业和公司的未来发展持乐观态度;另一方面,它也期望将来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华夏人寿环球入股同舟电子不到一个月,侯松和李宁远就被派往同舟电子参与上市公司的决策。

然而,双方很快就产生了分歧。

在2015年12月10日通州电子第33次董事会上,侯松和李宁远对公司的七项外商投资和贷款申请提案投了弃权票。然后在12月22日举行的第34次董事会上,两位董事再次对该公司出售其资产的两项提案投了弃权票。在12月29日的第35次董事会上,两位董事仍然弃权。

仅仅一年时间,袁明和华夏生活之间的默契就变成了分歧。

又有一次泄漏和一个雨夜。战略联盟的差异赶上了整个a股市场的又一次大幅下跌。1月11日停牌前,中国人寿环球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通州电子有限公司持有的股份市值缩水至不到7亿元,接近公司约5.5亿元的持有成本。

至于如何处理与大陆电子的关系,这位日本报纸记者在1月29日联系华夏人寿时没有得到回应。

目前,令华夏人寿担忧的不仅仅是同舟电子,因为中国人寿(002485)和洛马信息(300288)的万能保险产品去年以同样的模式投资,在股市崩盘后也面临着浮动损失的风险。

据Wind统计,除同舟电子外,华夏人寿环球保险目前还持有其他34家上市公司的股份,截至1月28日,市值接近180亿元。

在这些控股公司中,中国铝业的持股比例最高,占总股本的18.75%。中国平安(601318)股票市值最高,目前市值仍达到64亿元。

虽然华夏人寿在规模上仍远非安邦保险,但过去一年在二级市场的活动一点也不差。

“随着整个市场利率的下降,投资级信用债券的收益率下降到3%左右,但与此同时,股市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暴跌,沪深300的平均市盈率下降到10倍左右,也就是说,其相应收益率的理论值达到了10%,超过了信用债券的收益率,部分保险基金还将增加股权资产的投资比例。

一家证券公司的投资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

从华夏人寿保险投资的上市公司股票来看,整体市值仍然相对稳定。市值最高的蓝筹股有平安、金谷(600383)、中国银行(6601988)、中铁(601390)和申万红元(000166)等。这五家上市公司的市值为136亿元。

与此同时,华夏人寿普遍保险仍然参与一些具有市场价值的中小企业的投资。对于一些有重组预期的上市公司来说,华夏人寿的投资更大。

2015年7月,华夏人寿保险以每股14元的价格从中国人寿的控制人手中收购了6000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8.75%。2015年第三季度,华夏人寿从二级市场购买马龙信息8212万股,超过已发行股份的5%。根据公司在此期间的股价,每股的成本在30元到60元之间。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人寿成为股东后不久,两家公司相继启动了资产重组计划。

然而,两家公司的重组计划尚未实施,但两家公司的股价距离持有华夏人寿万能保险的成本还有一步之遥。中国铝业去年9月停牌前的股价为每股15.14元,而洛马信息截至1月28日的收盘价为每股35.04元。

显然,无论是投资比例最高的3只股票还是其他32只股票,华夏人寿在整个a股市场都面临着投资收益下降的风险,万能保险是华夏人寿的旗舰产品,这对于华夏人寿来说是不言而喻的。

更重要的是,华夏人寿计划通过资产注入成为上市公司华子实业(600191)的控股子公司。一旦上市完成,华夏人寿将加入国内资本市场著名的“田明系统”领域。

按照第三方机构对华夏人寿的资产评估,截至2015年3月份,其总计1773亿元资产中可出售金融资产占到了821亿元,而这其中的股票和基金等权益工具占470亿元。根据第三方对华夏人寿的资产评估,截至2015年3月,华夏人寿总资产为1773亿元,可出售金融资产占821亿元,其中股票、基金等权益工具占470亿元。

自去年3月以来,上证综指下跌了30%。偏好股权资产的华夏人寿无疑面临资产大幅下降,这最终将影响公司未来在资本市场的估值水平。

发表评论